微吧 > 教育观察 > 帖子详情

北京市教委:正研讨高考文理不分科 将出台相关细则

     北京市教委委员、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目前北京正在积极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相关内容,文理不分科的相关形式也在积极的研讨当中,是采取教学不分科还是考试不分科、考试难度定在什么程度还需要再讨论。北京市教委将在教育部相关规定出台后再出台相关细则。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

  前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目前,相关政策正在研究制定,出台文理不分科的方案,“时间不会太长”。

  在北京市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基础教育课程教材改革实验”结题会上,北京市教委委员、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文理不分科的相关形式也在积极的研讨当中,高考如果不分文理科,直接影响到高三的复习和高二的分班,还影响到高中文科教研组和理科教研组原先泾渭分明的划分方式,会涉及学校管理、课程结构,具体到教研组和学科老师的教学方式。

  李奕说,至于文理不分科是采取教学不分科还是考试不分科、考试难度定在什么程度还需要再讨论。此外,一年多考是百分制还是等级制还是怎么计量。北京市教委将根据教育部下一步更系统的相关规定出台之后再出台相关细则。

  ■焦点
  北京到底有无重点校?市教委:义务教育阶段不设重点校,只在高中阶段有示范校说法。针对《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的“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破解择校难题”,北京市教委委员、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目前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不分重点校(班)和非重点校(班),只在高中阶段有示范校的说法,目前全市有68所高中示范校。

  公办校不办各种名义重点班

  2006年9月1日,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正式实施。那年,北京市教委按照新法要求对中小学实验班、重点班等进行整顿。其中包括外语班和小升初提前考试班。

  据介绍,从2006年开始,义务教育阶段的任何学校都不能设立重点班,任何学校也都不是重点校。只有具备实质性科研项目、符合学科实验班条件的才能创办实验班,而且实验班要经过区县审批。2010年,市教委修订的《北京市区(县)小学规范化建设工程专项督导评价指标体系》里再次提出,公办学校不举办各种名义的重点班。

  市民心中好学校就是重点校

  对于“不设置重点校重点班”的提法,记者昨日随机采访了部分中小学校长、教师,朝阳区白家庄小学校长祖雪媛表示,其实近10年来,北京市一直在贯彻该政策,只是目前老百姓习惯性地把一些办得比较好的学校视为重点校。

  “有人就问我,你们是重点校吗?我非常否认这点。但我们确实是区里的示范学校。”祖雪媛说,各个区县都有各自的示范校,百姓就把这些示范校当成了重点校。示范校并不是固定的,在某一阶段做得非常好,就被评为示范校,再过一段时间重新评选时,就可能有其他的学校评上了。

  北京四中副校长谭小青表示,所谓的重点班是把成绩好的学生集中在一起,该校没有开设重点班,只是根据学生的兴趣开设了一些特色班,比如“道元班”、“科技实验班”、“国际课程班”等。


 ■观点

  高考改革核心在于招考分离

  改革不能仅限考试技术层面,还应涉及体制制度

  据新华社电近期,江苏、北京、山东等地陆续出台新一轮高考改革方案,具体措施既包括全国统一部署实施的放开异地高考、加分项目“瘦身”等内容,也包括调整外语科目考试形式、内容及分值等“自选动作”。遗憾的是,这些改革的触角多数仅限于考试技术层面,还没涉及更为根本的体制制度。

  教育问题产生背后都有体制制度身影

  应试教育、外语过热等许多群众不满意问题的产生,其背后都有体制制度的身影。以应试教育为例,如果不改变评价及招生制度,不论是减少考试科目,还是调整科目之间分值配备,甚或是动用行政力量强制不准补课等,都难以从根本上减轻学生负担,素质教育也难以真正落到实处。

  推进教育部门放权将是改革攻坚战

  教育专家认为,当前的改革方案多数集中在具体的技术层面,而对更为深层次的制度性弊端涉及不多,所以,“改来改去却难以取得根本性的效果”。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高考改革必须以考试招生分离为核心,如果不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而只是在考试科目、考试形式上做改革调整,将很难打破当前的应试教育体系。

  “新一轮高考改革能否真正深入,取决于是否切实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而这也考验教育行政部门是否真正放权,因为实行考试招生分离,要求政府部门把考试组织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自主权交给大学,把考试选择权交给学生,要建立全新的考试招生格局。”熊丙奇说。

  专家认为,怎样推进教育行政部门放权,将是改革的攻坚战。高考改革不能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陷入“放权”的悖论,而应该建立新的改革机制——由全国人大、地方人大讨论、审议高考改革的具体方案,一方面广泛听取民意,另一方面则监督政府部门依法放权推进改革,否则,改革就可能一直悬在空中难以落地。


 ■追访

  小学英语教材将相应调整

  北京市教委委员、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小学一、二年级不开设英语课,教材作为配套肯定也会有相应的调整,相应的老师也会做一些调整,有的可能整体提升年级。

  朝阳区白家庄小学校长祖雪媛说,国家课标要求在小学一、二年级不再开设英语课后,学校会将英语元素注入到其他学科,采用校本课程的方式引导孩子们在说、唱、跳包括表演过程中去练习一些口语交际能力,让孩子们能听到英语、运用英语,解决他们生活中一些实际问题。这对于学生通过语言了解不同文化有所帮助。

  义务教育阶段坚决不设重点班和重点校,目前在高中阶段全市评了几十所“示范校”,这些示范校被大家普遍认为是重点校。但我认为全市会有一个通盘的考虑,会在推进校际间的均衡方面有一些强制性的要求,等这些要求和政策出台之后,可能会在化解重点校和重点班方面做一些工作。另外,发挥这些示范校和老百姓认可的“重点校”的作用是我们目前要做的。

  ——西城区教委副主任赵蓬欣

  文理分科对于我们学校影响不大,北京四中花费6年时间探索了以人文为基础、科技特色多元发展的教学模式。虽然分了文理班,但文科的学生理科的教学一点儿都没减少,同样,理科实验班对文科的知识同样非常重视。

  ——北京四中副校长谭小青

  从回归教育本身来讲,应该关注学生全面发展,但是,还应该注意到学生的差异性和学生的兴趣。不应该过早地给学生打上标签,对其进行文理分科,但是可以从学生后期发展和兴趣角度,根据学生的爱好有一个选择。

  ——西城区教委副主任赵蓬欣


                                                                                                             来源:新京报